阿根廷牛扒與紅酒

February 6, 2012 (Day 133)

原定今天去Rosario找Celeste和Felipe,但由於我和Zoe都有點不舒服(我是因為說話太多,喉嚨沙啞!),還是多休息一天才去。Felipe真的很sweet,當我告訴他要遲一天才到Rosario時,他說沒問題,還說我想甚麼時候去,在他們的家住多久也可以!

昨晚突然發現匯豐銀行在我的戶口多扣了差不多HK$2000!前天我在機場看見匯豐銀行的櫃員機,萬分歡喜地走過去提款。這是我第一次在南美看見匯豐銀行,而且在匯豐銀行的櫃員機提款,手續費較便宜(我一直都相信)。由於我不知道在阿根廷的提款上限是多少,便由大至小嘗試不同的銀碼,最後發現每次最多只可以提取相等於HK$1600的披索(相比玻利維亞的HK$5500,真的很少)。昨晚在網上檢查戶口,卻發現被扣了HK$2000加HK$1600!有沒有搞錯,那HK$2000沒有給我呀,它說我銀碼太大,最後只接受HK$1600,現在扣了兩次錢,實在太過份了!還有,我發現手續費竟然是HK$40!怎會這樣,之前在非匯豐銀行櫃員機提款,也只是收HK$25,為何不單止沒有便宜些,還要貴了?!我立即致電回港詢問,職員回答會聯絡阿根廷的匯豐銀行,但需時約兩星期……可以快一點嗎?!兩千元對現在的我來說,實在很緊要。我順便問他為何手續費會這麼貴,怎料他回答我由2012年2月1日開始,手續費由HK$25加至HK$40!!!加幅會不會多了一點?!我問他在匯豐銀行的櫃員機提款,手續費不是應該較便宜的嗎?他回答我不可單看櫃員機是否匯豐銀行,這取決於該櫃員機採用什麼系統,而我們這些顧客是沒法識別它用什麼系統的……是不是搵人笨?真係唔該哂……

二千元不翼而飛,實在很困擾,我決定今天盡我所能,在阿根廷看看能否加快一點匯豐銀行的追查。我們到了市中心找匯豐總行,得到的回覆是:你還是聯絡你祖國的銀行吧,我們沒法幫你……看來,我還是平心靜氣地等候香港的匯豐銀行來幫我追查那二千元的下落了。

回到hostel,我們找看tango的資料。之前在街上看到的都很貴,約HK$500。Hostel職員提議我們去Café Tortoni,網上顯示$100 (約HK$200)。我們覺得價錢可以接受,而且那是「春光乍洩」中梁朝偉當侍應的古老餐廳,Zoe很想去一睹其風采。昨晚Alfred說有興趣一起看tango,我們便等他回來後再決定。當Alfred看到網頁上的價錢,卻一口咬定那是美金(因只有$,沒有寫AR或peso),他還說怎麼可能是peso這麼便宜。我們信以為真,便放棄看tango的念頭了。

Alfred說hostel旁的那家餐館的牛扒很抵吃,難得在南美遇見香港人(還要是聊得投契的香港人),我們便豪一餐吧!看看餐牌,其實也真的不算貴:一塊很有質素的牛扒,也不用HK$100,還有HK$15一杯的紅酒!阿根廷的牛扒與紅酒,果然名不虛傳。我們也約好了回到香港後,大家再一起暢飲!

肉汁豐厚的牛扒

肉汁豐厚的牛扒

烤牛扒的叔叔

烤牛扒的叔叔

Alfred, Zoe & I

Alfred, Zoe & I

Buenos Aires:歐陸風格,歐陸物價

February 5, 2012 (Day 132)

今天我們去了La Boca,它是舊港口的河口。很多年前,意大利移民在這裡建立了住宅區,當中最具色彩的就是caminito。這條步行街的兩旁,豎立著色彩繽紛的波紋金屬建築,吸引了不少遊客。在廣場有人教跳tango,我們也來湊熱鬧,雖然未能在一時三刻掌握舞步,但也挺好玩。

Tango teaching

Tango teaching

色彩繽紛的屋

色彩繽紛的屋

Caminito

 

 

 

 

 

 

 

 

 

 

 

 

 

 

 

 

 

 

 

 

 

 

 

 

之後,我們想找家餐廳吃點東西……卻沒料到是這樣昂貴!阿根廷是有很多歐洲建築,但可沒想到連物價也像歐洲一樣。剛從全南美最便宜的國家飛過來,實在很難適應,也很擔心之後的日子怎麼辦,我要在阿根廷留兩個半月呀!結果,只敢在餐廳點了最便宜的香腸,連飲品也不敢要了。

我們就是在這裡吃了一個貴tea

我們就是在這裡吃了一個貴tea

 

 

 

 

 

 

 

 

 

 

 

 

 

Buenos Aires的巴士只可入硬幣,但阿根廷只有很少硬幣,連2 pesos (約HK$4)也是紙幣!我們上了巴士才發現身上沒有足夠硬幣,司機問我們有多少,我們數一數後,發現連一個人的車資也不夠。司機沒有叫我們下車,好人的他叫我們付了身上所有硬幣便可以了,真的萬分感謝!

在物價高昂的地方生活,唯有靠自己煮食了。但是,這裡連買食材也很貴。以一隻香蕉為例,在玻利維亞HK$1有三條蕉,這裡一條蕉竟然賣HK$3!!!天呀,阿根廷發生什麼事了,香港也不用這麼貴吧!唉,也沒法子了,晚上我們拖著疲倦的身軀,到超市買餸煮飯。不是說我不喜歡煮食,但實在很懷念在玻利維亞可隨意進餐廳用餐的日子,尤其是在玩到很疲累的時候!

終於遇上來自香港的背包客

February 4 , 2012 (Day 131)

由於想留在玻利維亞長一點的時間,選擇了直接飛往阿根廷的首都Buenos Aires。雖然機票是有點貴,但我仍是覺得這決定很明智,尤其是當我感到阿根廷的熱氣逼人!這裡熱得像香港的夏天一樣,阿根廷北部只會更熱,幸好我skip了它,打算某年暑假再遊。

我的大學同學Zoe今晚會到阿根廷,和我一起旅遊三星期。快要見到香港的朋友,有點興奮。來了南美4個多月,從來沒有碰過香港人,很久沒有說廣東話了。沒料到,當我在hostel等候Zoe時,突然有個男子用廣東話問我是否香港人!他叫Alfred,來南美玩一個多月。他說我也是他第一個遇上的香港人,證明真的很少香港人來南美旅遊。旁邊的歐洲背包客也許很難明白我們的興奮,因他們在南美常常碰見「自己人」。我和Alfred聊得很投契,分享了不少在南美遇見的趣事。

Zoe坐了差不多30小時的飛機,晚上十時多終於來到hostel,辛苦了!久別重逢,大家也很高興,想找個地方慢慢聊。幸好阿根廷人的夜生活十分精彩,hostel旁的餐廳仍然營業,我們還看見一家大細晚上十一時多才吃晚餐。看來阿根廷的夜生活十分適合我們!

暫別玻利維亞

February 2 – 3, 2012 (Day 129 – 130)

從Uyuni回La Paz的夜車,是在整個南美之旅最辛苦的一程。那條顛簸的道路真的很要命,巴士的地板整晚也傳來嘈吵的噪音。當巴士半夜停站作toilet break時,無數的蒼蠅飛入車廂,之後便伴隨我們一整晚 -_____-"

好不容易,終於下車了,難捱的一晚讓我更眷戀La Paz的家!在家樓下還碰見Isabel,我告訴她下午我會去孤兒院當義工。我要珍惜留在玻利維亞的日子,珍惜與這班小可愛相處的時間!

雖然Hanna昨天已回比利時了,幸好Amy仍在這裡。我很喜歡與幽默的Amy聊天,還有她那和我一樣「底線」的西班牙語。吃晚飯時,Rene和來自加拿大的女子以西班牙語討論政治。我和Amy互相對望,心照不宣,因大家都聽得一頭霧水。當他們結束對話後,我和Amy不約而同地讚那加拿大女子的西班牙語實在很厲害,我們只聽得懂derecha y izquierda (right and left)!Really nothing right on the left, nothing left on the right!

過了兩天悠閒的生活,感到很滿足。明天出發往阿根廷!

Amy & I with Bongo

Amy & I with Bongo

天空之鏡: 盬湖之旅

January 29 – February 1, 2012 (Day 125 – 128)

Salar de Uyuni (烏尤尼鹽湖)是玻利維亞最有名的景點,近日竟然發現香港的傳媒也有介紹它,還冠以「天空之鏡」的稱號。鹽湖只有在雨季才能成為「天空之鏡」,這時天上的雲彩投射到水面上,構成一個令人震撼的完美畫面。至於在旱季時,鹽湖便會變身成一片雪地,白得耀眼。我在玻利維亞留了很長的日子,特意選擇在雨季才到訪鹽湖,為的就是要看這面傳說中的「天空之鏡」。不過,在雨季到訪鹽湖是有代價的。吉普車在被水覆蓋的鹽湖上行走,危險性較高。而且,因安全問題,不能到Isla de los Pescadores看巨大的仙人掌林。不過,我相信能看到「天空之鏡」此畫面已值回票價!

我參加了我住的旅店所舉辦的四天團,除了鹽湖外,還包遊玻利維亞西南部的偏遠地帶。同車有三位男子,分別是來自阿根廷的Diego、意大利的Davide和瑞士的Beat。

第一天,我們經過一片大草原,能近距離觀看野生的美洲羊駝。在南美洲有四種羊駝,我們看見的叫llama,體型較大,南美人飼養牠們來背負重物及食用。另一種大羊駝叫guanaco,是跑步及游泳高手。在玻利維亞常見的可愛小羊駝叫alpaca,它的羊駝毛產品在南美很有名。另一種小羊駝是體型纖巧的vicuña,牠是秘魯的國寶。Vicuña的羊毛比alpaca珍貴很多,古時候只有印加皇族才能穿著vicuña毛衣。但要目睹vicuña的風采是很困難的,牠們比較罕見,是受保護動物。

可愛的野生美洲羊駝llama

可愛的野生美洲羊駝llama

llamasllamas

看著美洲羊駝野餐

看著美洲羊駝野餐

第二天早上,我們到了Laguna Verde,它的意思是綠色的湖。這個躺在火山前、有如綠寶石一樣的湖,真的很美。中午,我們到了Termas de Polques泡溫泉。在寒風澟澟的環境下,大家都很享受這個溫泉,尤其是因為這三晚住宿也很簡陋,沒有熱水洗澡的緣故?

雪山與草原

雪山與草原

「綠湖」

「綠湖」

寒風澟澟泡溫泉

寒風澟澟泡溫泉

第三天早上,我們到了一個有很多火烈鳥的湖泊,大家都很欣賞牠們優雅的姿態。之後,我們到了Arbol de Piedra (石之樹)。這裡的大石受到強烈的風化,變得奇形怪狀,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這棵石之樹。

優雅的火烈鳥

優雅的火烈鳥

石之樹

石之樹

石之樹與雪山

石之樹與雪山

這塊石像是要展翅高飛

這塊石像是要展翅高飛

 

黃昏時份,我們終於到了Uyuni,鹽湖的所在地!我們赤腳踏進鹽湖,等待日落的到來。這看上去是很浪漫的一件事,但其實有苦自己知……鹽可不像沙那樣柔軟,踏在這NaCl結晶體上,真的苦了腳板。不過,一生人只來一次,大家也豁出去了。一個個圓錐形的鹽堆亂中有序地排列在鹽湖上,煞是好看。夕陽悄悄地到來,把餘暉映照在鹽湖上,成了一幅色彩迷人的圖畫。夕陽下的鹽湖叫人陶醉,大家都很期待明天的鹽湖遊!

我們在鹽湖上的足印

我們在鹽湖上的足印

漂亮的鹽堆

漂亮的鹽堆

工人與鹽堆

工人與鹽堆

黃昏的鹽湖

黃昏的鹽湖

 

 

 

 

 

 

 

 

 

 

 

 

 

清晨的鹽湖有點淒美,在寒風中欣賞它一會兒後,便立即躲進鹽酒店吃早餐。之後,我們到了波平如鏡的鹽湖。這裡沒有昨天看到的鹽堆,大家看到的,就是天空和一望無際的鹽湖。眼前的畫面,就是傳說中的「天空之鏡」!大家仰望天上的藍天白雲,再低頭看看自己踩著的「天空」,感覺就像是在天堂漫步一樣。

在天空之鏡漫步

在天空之鏡漫步

desde el botebebo muchocon 2 hombres pequeñossaltamos en el paraiso四天的鹽湖之旅來到了終結,很開心能一睹鹽湖的風采和認識到各國好友。但是,我也很期待它的終結。因為要坐在吉普車四天,真的不易捱。我確實不喜歡搭車跟團:司機載你去不同的景點,下車拍照,很公式化,很難令人覺得興奮。如果可以踏單車遊這段路就好了!

載著我們4天的吉普車

載著我們4天的吉普車

最後的景點--玻利維亞的舊火車

最後的景點–玻利維亞的舊火車

 

旅行,是一個好機會讓你更了解自己。當你未經歷過某些事情,很難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歡還是討厭它。不斷的旅行,令我愈來愈認同一個事實:旅行是否「難忘」,不在乎於你看了多麼震撼的風景,而是在乎於你用甚麼方式去旅行。

Tupiza:牛仔城鎮

January 27 – 28, 2012 (Day 123 – 124)

Tupiza位處於Cordillera de Chicas (女孩山巒),海拔2950米。它的四周被五彩的岩石所圍繞,是騎馬遊玩的好地方。就連我這些不太好騎馬的人,也忍不住要一嘗牛仔策騎的味道!

原本我只打算騎馬三小時,因為之前的經驗告訴我,騎馬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可是,由於我不想一個人跟馬伕騎馬,想有其他遊客一起,結果只找到一家旅行社有兩位遊客訂了五小時的騎馬團,唯有跟她們吧。Solo traveller有時就是有點不便,在參加local tour時,一人不能成團或價錢較貴,即使價錢一樣,我也會想找熱鬧一點的團,可不想自己一個跟著導遊!

今天天朗氣清,紅色的山巒顯得分外耀目,與藍天白雲構成一幅色彩豐富的圖畫。騎在馬背上,看到奇形怪狀的地貌、幽深的山谷和仙人掌林,讓我覺得自己真的闖進了「牛仔」的世界。在這樣漂亮的風景中,騎馬這活動也變得有趣起來,五小時的策騎過得很快。回程時,馬伕讓馬匹奔跑,我們學習半站起來配合。掌握了這技巧後,發覺騎馬時沒有這麼累,還很喜歡馬匹奔跑的速度感!

入口

入口

奇形怪狀的地貌

奇形怪狀的地貌

巨大的仙人掌

巨大的仙人掌

我們在馬背上

我們在馬背上

來自加拿大的「牛仔」

來自加拿大的「牛仔」

Potosi: 採礦之地

January 25 – 26, 2012 (Day 121 – 122)

Potosi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已被開發了很多礦場。Potosi地處海拔四千多米,氣候寒冷,人民生活刻苦,在礦場工作的人更苦。我參加了當地的探訪礦場之旅,親身視察礦洞內的工作環境。

導遊先帶我們去買一些禮物送給礦場工人,例如:可可葉、煙和汽水。由於礦場內的工作環境惡劣,工人們都靠咀嚼可可葉來抵受這環境。我們穿上全副「武裝」,包括保護衣、頭盔和頭燈,準備上陣。進入漆黑的礦洞後,隨即嗅到礦場的「味道」。這氣體是對人體有害的,工人要長期吸入它,確實難受。我們在漆黑中爬下三條長梯,進入了礦洞的深處。在陰沈沈的礦洞內,我看見工人們推著沉重的貨車,聽到爆破礦藏時的巨響,這份危險的工作真的不容易。神明的庇佑對工人來說,是十分重要,在礦洞內可找到供奉神明的「小寺廟」。兩小時的礦洞之旅已足夠讓我們體驗到工人們的苦況,走出礦洞時,覺得重見天日的感覺實在太好了。礦物,真的來得不易,我們應好好珍惜,同時萬分感謝工人們的付出。

礦場

礦場

我們買給工人的可可葉

我們買給工人的可可葉

辛勤的工人

辛勤的工人

礦洞很深,我們不時要爬幾層樓高的樓梯

礦洞很深,我們不時要爬幾層樓高的樓梯

 

給沉悶的工作環境添一點色彩

給沉悶的工作環境添一點色彩

 

小寺廟

小寺廟

走出礦洞,重見天日

走出礦洞,重見天日

 

 

 

 

 

 

 

 

 

 

 

 

 

 

 

 

 

 

 

 

 

 

 

 

 

 

 

 

 

 

 

 

 

 

 

 

 

 

 

 

 

 

 

 

 

 

 

 

 

 

 

 

 

 

 

 

 

 

 

 

 

 

下午,我和Felipe他們一起去Ojo de Inca泡溫泉。Ojo是眼睛的意思,當地人喜歡把湖稱作ojo,而這個溫泉湖便是「印加的眼睛」。泡在百分百天然的溫泉水中,欣賞著四周因礦物而帶有不同色彩的山脈,聆聽著Felipe他們哼唱南美的歌曲,確實是人生一大享受。跟今早的處境相比,這裡著實是人間天堂。

Ojo de Inca 溫泉

Ojo de Inca 溫泉

享受天然溫泉

享受天然溫泉

群山環抱著「印加的眼睛」

群山環抱著「印加的眼睛」

 

 

 

 

 

 

 

 

 

 

 

 

 

明早,我們便要分別了,臨別前夕,當然是一個舉杯暢飲的晚上。我們約好在阿根廷再會,難得在旅途上遇到交心的好友,當然要珍惜可以再見的機會!

beer time!

beer time!

Sucre:殖民城鎮

January 24, 2012 (Day 120)

Sucre鎮內充滿著富殖民色彩的建築,是一個美麗的城鎮。可是,對於我和Ori這些已看慣了殖民建築的遊客來說,並沒有甚麼驚喜。我們最喜愛的,是Sucre的街市。街市內有很多果汁檔,擺放著各式各樣的新鮮水果。我們先選喜愛的水果,再告訴店員要加水或加奶,一杯鮮榨果汁便製成了。又或者可選擇水果沙律,在各式水果上再加上乳酪和麥片,健康美味!

Sucre的街市

Sucre的街市

 

果汁檔

果汁檔

 

色彩繽紛的「蛋糕」

色彩繽紛的「蛋糕」

我和Ori曾考慮是否去攀石,但知悉攀石的價錢後(大概是一天港紙三百多元),都很猶豫,最後還是決定算罷。Ori說我們都被哥倫比亞Suesca寵壞了,總覺得攀石不需付太多金錢。既然如此,我們便決定和Felipe他們一起,悠閒地在Sucre渡過這一天。

很喜歡與Felipe他們一起同行,讓我們體驗到阿根廷人的旅遊方式,體驗到Mate(馬黛茶)文化的重要性。LP說即使阿根廷人去旅行,也要帶著mate茶杯和暖水壺,真的一點也沒錯。想不到在我踏足阿根廷的國土前,便有機會一嚐mate。我們一起坐在Sucre的中央廣場    ,輪流傳著杯子,來啜一口mate。Mate代表著阿根廷人的社交文化,他們視你為友好,才會請你一起喝mate,很榮幸我們已融入了他們的圈子!

social drink - mate

social drink – mate

 

 

 

 

 

 

 

 

 

 

 

 

 

可是,在Sucre有一件很煩擾的事,就是嘉年華的前奏—bombucha(水彈)。其實二月尾才是南美的嘉年華,大家也不明白為何Sucre的人民這麼早便開始擲水彈。我喜歡泰國的潑水節,在最熱的時候向對方潑水,是很舒暢的事。但Sucre的天氣卻是帶點涼意,濕著衣服可不是件趣事。最惱人的是,在人家洗澡後才中水彈,真的不太喜歡這以嘉年華為名的「惡作劇」。

由於Ori要趕去阿馬遜森林,他要先行離去,今天是他與我們一起旅行的最後一天。飯後我們一起去喝啤酒,借此歡送Ori。難得在旅途上遇到志同道合的好友,大家都帶點不捨。離別前,我們都不忘邀請對方來自己的國家,期望他朝一日有緣再相聚!

Celeste, Alexandra, Felipe, Ori & I

Celeste, Alexandra, Felipe, Ori & I

年廿九騎行「死亡公路」

January 22, 2012 (Day 118)

「Death Road」是玻利維亞有名的騎車路段,全程下坡,全長六十三公里,下降海拔三千五百米。由於摔落山谷的事故頻傳,死亡人數居高不下(根據一項統計,每年約有200至300人死於這條公路),因此有著「死亡公路」的稱號。但其實只要你專心控車,在這裡騎車下坡並不是甚麼可怕的事。

首先是在山谷中滑下一段柏油路,感覺超爽!接著是上坡路,由於這是一個bike tour,我們都被汽車載上坡(!)。之後,便是刺激的沙石下坡路。十分慶幸我付多一點錢,選了一架前後避震的單車來衝下這段沙石路。在深深的峽谷中風馳電掣,實在很過隱。三個小時後,這段「死亡公路」便結束了,我和Ori也覺得有點不夠!

同團的是一群阿根廷人,我們與Felipee、Celeste和Alexandra較熟絡,因他們特別熱情,很喜歡和我們聊天。回到La Paz後,他們還相約我們一起吃晚飯。他們對我們的旅行、國家、文化等都很有興趣,我和Ori也借此機會好好練習一下我們的西班牙語。想不到在我抵達阿根廷前,便已認識了一班熱情的阿根廷朋友,看來阿根廷人的熱情實在名不虛傳!他們的下一個目的地也是Sucre,我們便相約明天一起坐車前往。旅途上能遇上投契的朋友,實在是一樂事!

Death Road

The "uniform" for riding on Death Road

Riding the bike on Death Road

Seems so relaxing!

Ori & I

沿途上有十字架的地方,代表車輛曾經從那裡跌落山谷

We are on the cliff!

Yeah!

Biking downhill on the sandy & rocky road, exciting!

Great to relax in the pool after biking! with Ori, Felipee, Alexandra & Celeste

可愛的玻利維亞人

January 21, 2012 (Day 117)

來玻利維亞前,有人告訴我玻國的人民較嚴肅,沒有他國的熱情,我不敢苟同。我在La Paz住了個多月,覺得玻國人民都很友善和熱心助人!

還記得最初我未熟悉La Paz時,坐小巴過了站,同車的乘客很熱心,再三替我要求司機盡快讓我下車(那可是一條交通繁忙的車路),很感激她們!我也很喜愛玻國人民上車時的友善習慣,就是會跟車上的乘客打招呼,說聲「Buenos dias(早安)/ Buenas tardes(午安)/ Buenas noches(晚安)」。在香港,早上乘車上班時,我只會見到整車木口木面的打工仔(!)。玻國人民在餐廳用餐後要離去時,會跟仍在進食的人說聲「Buen provecho」(enjoy your meal)。在這裡,可能就是因為這些小節,讓陌生人也變得親切,減少了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吧。

遊畢Lake Titicaca,我和Ori抵達La Paz已是晚上十一時了。同車的乘客向我們推薦了一所旅舍,但到達後卻發現只剩下一個較貴的雙人房(約HK$250)。由於在玻國的住宿很便宜,通常雙人房也只需這價錢的一半,聽到這價錢後,不其然覺得有點貴。於是,Ori便外出找其他旅舍,我留在這旅舍的lobby看行李。在我等候時,來了數位遊客入內問價錢。他們說整條街的旅舍都滿了,但大家都覺得這旅舍的雙人房很貴。我嘗試上網找遠一點的旅舍,Ori則在lonely planet找旅舍的電話,還請這間旅舍的職員替我們致電詢問價錢和是否客滿。這職員也真是很好人,其實這裡並不是沒有房給我們,只是我們覺得貴而已,現在還替我們不停致電詢問其他旅舍,我敢肯定這事情一定沒可能在香港發生!最後,她終於替我們找到一所較便宜的旅舍,實在萬分感激!

我想,香港人或中國人是否太向錢看?沒錯,中國人很會做生意,在世界各地也遍佈中國餐館和商店。中國人說「無奸不成商」,也許就是因為玻國的生意人缺少這份「奸」,以至經濟沒中國的好吧。在玻國逛街時常遇到一個情況,就是當他們的商品不太合我的心水時,他們會主動告訴我可能下一條街的商店乙會有我想買的東西。中國人會告訴你才怪,就是希望你找不到心水,回來買下他的貨。因此,我真的很欣想玻國人的善心。

在Copacabana上車回La Paz時,我把行山杖遺留在巴士公司的行李室內。起初,我想可以尋回它的機會也很渺茫,但也姑且一試吧。抵達La Paz後的翌日,我到旅行社碰運氣。我告知旅行社的職員有關遺留行山杖一事,看看她可否替我聯絡Copacabana的巴士公司。但其實Copacabana有很多巴士公司,而我連該巴士公司的名字也不知道,只記得它大概的位置。該職員對Copacabana的巴士公司也很熟悉,她致電第二間巴士公司時,便替我找到行山杖了!她還替我請巴士司機把行山杖運回La Paz,我只需到巴士總站領取便可。我沒想過事情竟然這麼順利便解決了,實在無言感澈!取回行山杖後,我買了一份小禮物給那旅行社職員,感謝她的幫忙。

餐廳的職員也很有趣,我光顧某餐廳第三次時,侍應遞上一杯餐茶給我(但前兩次是沒有的),茶杯旁有一張紙條,他說是廚房內的一個小廚師寫給我的。字條的內容大概是他對中國的文化很有興趣,想認識我,希望我不會覺得他太唐突。哈,有趣的經歷!

玻利維亞是全南美原住民數目最多的國家,這裡的女原住民身穿很巨型的裙外出。當我看著她們迫上小巴的狹窄座位時,會覺得很有趣,也很喜歡在La Paz的街道上看見她們。我就是欣賞她們能保留自己的傳統,在日常生活中也會穿著民俗服,而不是穿給遊客看。不過,後來Ori告訴我,其實這並不是她們真正的傳統服飾。據說是因為西班牙入侵玻利維亞時,西班牙人為了方便識別原住民,因而強迫她們穿這樣誇張的裙外出(西班牙人也真的挺野蠻!),久而久之,便成了她們的「民俗服」了。

可是,玻國人民的生活也真的是較清貧。在街道上,常看見乞丐,嬰孩也只是睡在地上。市內不時也有示威遊行,人民欲爭取應有的福利。雖然他們的生活艱苦,但都擁有一顆熱心,重人情多於重金錢,令人欣賞和敬佩!

The Indigenous woman

Mama & daughter

Graffiti of the Indigenous women

The indigenous woman outside the San Francisco church

Protest of the handicapped outside the church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